您的位置: 主页 > 北大教授给孩子的极简生命科学课

北大教授给孩子的极简生命科学课

  孩子最需要的启蒙知识,订阅网易公开课精品课程点击下方卡片,悄悄变聪明↓↓

  性和性别永远是现代社会绕不开的议题,而女性的“第二性”身份,也注定会引起人们频频发问:

  为什么在明码标价的商业行为中,女乘客会被视为一种资源,遇害女孩儿更是遭遇荡妇羞辱?为什么一路优秀、名校读研的天之骄女,也逃不过被中年油腻男当作酒桌上的一盘“菜”?生为女性,就是原罪吗?

  为什么鼓吹三从四德、依附男权的“女德班”“性别优势论”不断收着智商税?为什么宣扬女性不需付出、只需享受男性“跪舔”的毒鸡汤大行其道?生为女性,该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方式?

  在Luca熟悉的领域,更是常常听到一些(特别是有女宝宝的家长们的)困惑:

  知识对于女性,是现代公民的必备素养,是不可落于人后的标配,还是“年轻貌美”的“锦上添花”,归根结底基于择偶?

  求知的最高阶段——从事科研事业,对女孩子是好是坏?社会上习惯以为女博士都是孤独、刻板、疲惫的,但谁不愿意自家女儿过着岁月静好的生活?

  而且,“女孩子不擅长理科”“能在科学领域有所造诣的女孩子是凤毛麟角”等论调根深蒂固,那么,有必要特意培养女孩接触科学吗?

  Luca觉得,与其干巴巴地讨论,我们不如先来认识一个人,看她如何,活成真正美好的样子。

  刘颖,现任北京大学分子医学研究所线粒体与代谢研究室主任、北大-清华生命科学联合中心研究员,是国家“青年千人”学者,29岁就成为北京大学的博士生导师,2017年入选美国霍华德·休斯研究所国际研究学者。

  小时候的刘颖,是个调皮又爱玩的女孩。“爬车棚的小房,做各种危险的事,大概到晚上8、9点才回家。”同样的情况下,可能大多数父母就要骂女儿“能不能有个女孩子的样子,文文静静的”“有整天淘气的功夫不如多看看书”了。

  但刘颖非常幸运,她的母亲有着张弛有度教育观。平时,母女俩人就像朋友,无话不谈,母亲充分尊重她的喜好,不会时时刻刻盯着她做作业,遇到原则性问题,比如说脏话等,则严厉批评。在这样自由但不放任的环境下长大,刘颖不仅保持了喜欢探索的天性,更形成了独立自主的性格。这使她在面临人生道路的抉择时,分外果断和执着。

  高中二年级,刘颖开始对生物学感兴趣,高考结束后,在陕西省排在20多名的她本可以选择清华北大,但生物学在当时是热门,为了能学习心仪的学科,她果断地放弃了许多人心驰神往的清北,填报了唯一的志愿——南京大学生物学专业,并且“不服从调剂”。

  在南京大学生科院,刘颖度过了难忘的大学时代:唇枪舌剑的新生辩论赛,冬夜里抱着热水袋和室友一起学习,拼了命地学,可期中考试有机化学仍然没及格......与大多数人的“大学回忆”不同的,是她对生物学坚定的热爱,使她一直抱着“努力学习,国外深造”的念头。

  大学毕业后,刘颖如愿到美国得克萨斯大学西南医学中心继续深造。这条路确实不那么容易:英文授课难以一次性听懂,需要录下来,晚上花费数小时反复听;长达两年,做了四五个课题都拿不到理想结果,甚至使她产生转行念头......凭着多年的热爱和一惯的倔强,刘颖坚持了下来。

  最大的难题还不是学习上的困难,而是生活上的孤独。身处异国他乡的刘颖,难免要独自面临日常生活的琐碎难题,她的美国朋友们也有了家庭,无暇相聚。刘颖一边用心理学书籍开解自己,一边投身到各种讲座、活动中,充实着自己的生活。

  在人们的印象里,科研需要在20-30岁的年龄段过着充满压力和孤独的“苦行僧”式生活。其实,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“容易”二字,每个职业都有其压力,无论成家与否,都难免会遇到孤独的时刻,只不过有人选择逃避,有人选择自我麻痹,那些战胜了“不容易”的人,才成了所在行业的精英,才活出了一世明白。

  留学3年后,刘颖日积月累的付出迎来第一份收获——成功完成手中课题,其论文在《科学》杂志发表。此后,她的科研之路成果频出,29岁就凭借出色的科研能力和科学素养,成为北京大学博导,还作为北京大学分子医学研究所线粒体与代谢研究室主任、北大-清华生命科学联合中心研究员,活跃在学术研究一线日,《人民日报》以接近整版的篇幅,专门对刘颖进行了报道。

  常常听到这样一种说法:女博士是男人、女人之外的“第三种人”。在普遍的社会意识里,女博士眼里只有书本,形象欠佳,不懂享受生活、不懂爱;而且很多人觉得,女性的天职是家庭,如果一名女性专注自我发展,势必不怎么顾家,那么她就不是合格的女性。

  在面试学生时,刘颖遇到不少女生表现出关于“往上走”的顾虑,但没有一个男生会担心这个问题。为什么女性往往纠结于工作与家庭,要被社会期待的天花板限制住呢?刘颖认为,不管男女,都得及时切换好角色,毕竟国内社会近年也开始呼吁男性重视起为人夫、为人父的责任,别当“甩手掌柜”。

  刘颖是怎么做的呢?她提高自己的工作效率,按时回家,且从不把工作带回家:“我在工作上是很女强人的,一旦回家就立刻回到妻子和母亲的角色。”现在,刘颖的家庭生活幸福美满,两岁多的小宝宝茁壮成长,真正做到了“事业家庭双丰收”。

  刘颖还是个极具生活品位与情趣的女子。她做得一手好菜,能做蛋糕裱花,还喜欢跑马拉松、刷剧,也会跟着潮流“养蛙”......“可能有人觉得我是个特例,认为我智商高,很多人中才出现这样一个,”刘颖说,“但事实不是这样的,我只是坚持做了自己喜欢的事。”

  正确处理工作和生活的关系,毫不犹豫地去做想做的事,使她活得如此令人羡慕!

  从刘颖的人生经历中,我们可以发现,对一个领域的热爱、对自己人生的责任感和积极理性的思维方式,对于一个人的事业和生活是多么重要,它们就像大树的根,帮助人孜孜不倦地吸收知识的养料。而“积累知识”本身,倘若离了这些素质和意识的培养,反倒成了无本之木。

  刘颖教授说:“如果能在小学阶段培养起对科学的兴趣与科学素质,将会为学生以后的自主教育打下坚实的基础,并有助于对初高中科学课程的深入学习。”为此,她精心地给孩子们准备一个礼物——《北大教授刘颖给孩子的生命科学课》。

  刘颖希望通过36节视频课和6个简单易操作的科学实验,让小朋友们轻松、愉快地了解一些生命科学知识,如果能发掘孩子的兴趣就更好了。可不要小看了这门课程,它满足了以下四点:

  正处于事业黄金期、真正有水平的教授,时间和精力往往宝贵,像刘颖教授这样抽出时间做科普,机会难得;

  习惯了带硕博士的教授,未必懂小孩子的思维,而身为人母的北大刘颖教授,与孩子相处、沟通时会更有经验;

  给孩子的启蒙最好是专门研发的,符合孩子认知水平,有一定体系,科学队长协助科学家进行精心打磨,绝对严谨;

  视频课直接看老师“面授”,亲切之余例子也更直观。3节实验课,让孩子“玩”出真知。

  现在,你愿意为孩子多打开一扇门,让TA接受这样一位“人生赢家”老师的熏陶吗?

上一篇:2018生命科学前沿北京论坛在京召开
下一篇:生命科学学院举办生物安全论坛

您可能喜欢

回到顶部